快捷搜索:  xxx  1((..,().  xxx ORDER BY 1#

他是末代帝师,力阻溥仪伪满称帝

原标题: 他是末代帝师,力阻溥仪伪满称帝

陈宝琛,少年得志,从一介平民到末代帝师,他直言敢谏,忠君爱国。清法战斗中强力主战,回绝赔款。“庚辰午门案”,强谏慈禧收回成命。

他教育溥仪,人主须施仁政善德治。溥仪称他为“独一的灵魂,独一的军师”。

上个世纪30年代去世的陈宝琛,遐龄至88岁。作为满清遗老和末代帝师,他和我们的间隔并不迢遥。他的门生不光是溥仪,夷易近国闻名史学家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既是他的门生,又是他的同伙。

父子四进士,兄弟六科甲

陈宝琛(1848~1935),字伯潜,号弢庵、陶庵、听水白叟,诞生在标致如画的福建闽县(今福州市)螺洲镇。曾祖晚清刑部尚书陈若霖,官至正红旗汉军副都统,为毓庆宫宣统天子授读。

螺洲镇历史上是出科举人才的地方,陈氏先人于明洪武年间到此栖身,从明朝至清末,陈氏家族竟出了21位进士、108名举人。

陈宝琛的父亲也是进士,任过刑部主事。陈宝琛兄弟六人都中举,此中三人进士及第,人称“父子四进士、兄弟六科甲”。

陈宝琛生而英敏,少年得志。十三岁中秀才,十八岁中举,二十一岁同治七年(1868年)登同治戊辰科进士。

此后一帆风顺,同治十年(1871年)授翰林院编修、翰林院侍讲,充日讲起居注官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。

敢言直谏,诤谏慈禧收回成命

虔敬廉正的陈宝琛觉得,君主应有“天之仁”,则“足以快民心而光圣德”,想做到这一点,最高统治者须整顿吏治。

陈宝琛在“视学江西”时代,揭破宁都直隶州知州韩懿章专权殃夷易近、遗祸一方的罪过,清廷主管部门于是下发批文“该州劣迹尤着”。陈宝琛又揭破候补知府荣缓“招权受贿”,倚仗布政使文辉“寄父”的关系,在江西形成了一个贪污腐烂集团,轰动一时。

陈宝琛觉得官员不能持权罔顾小夷易近,罗织罪名、谗谄无辜。光绪初年震动全国的四大年夜冤案之一——江宁三牌楼案,主审官为赶早破案,随意抓捕无辜,刑讯逼供,冤杀了两人。陈宝琛率先上奏此案埋冤,朝廷派专员赴江宁查审,终于冤案告破,劣官遭重办。

因陈宝琛遇事敢言,时人将他与好论时政的学士张佩纶、通政使黄体芳、侍郎宝廷四人,合称“清流四谏”。

光绪四年(1878年),沙俄强占新疆伊犁,左宗棠进兵伊犁,清廷派出都御史崇厚与俄国会商,哪知崇厚签订了《里瓦几亚合同》,把伊犁南境和霍尔果斯及以西的大年夜片国土割让给了俄国人,朝野哗然,国人沸腾。

陈宝琛愤然上书力陈“崇厚误国,其罪当诛”,他又和张之洞谏言派曾国藩之子曾纪泽赴俄会商,慈禧终极派曾纪泽出使俄国,并将崇厚定了监斩侯。

陈宝琛具有祖上陈若霖的遗风,福建夷易近间传说陈若霖以致还斩过一个贝勒爷。

李三顺是慈禧宠信的小阉人,一贯骄横,有一回直闯午门而过。按规矩阉人是不得走午门正门的,守门护军也没有接到给李三顺分外放行的看护,结果李三顺被守门护军玉林拦下。争执中,李三顺手中提着的慈禧让送给七福晋的食盒被打翻了。

慈禧大年夜怒,欲将玉林发往黑龙江当苦差,终生不得赦免。陈宝琛和张之洞上奏慈禧处置有过,谏请慈禧“绳家法、防流弊”收回成命。慈禧终极让步,处罚结果是,杖打玉林一百、李三顺三十,相关人等也都获得从轻发落。

这便是在朝野中轰动一时的“庚辰午门案”。翁同龢深赞陈宝琛在此事故中的作为极具风骨。

落花之伤与务实救国

中法战斗中,陈宝琛主战,力拒赔款。后因介入褒举唐炯、徐延投统办军务掉当事,遭部议连降九级,从此掉业福建二十五年。

时代,中日甲午战斗中海事惨败,中日签订《马关合同》。陈宝琛虽处江湖之远,时念庙堂之高,消息传开,他随作《感春四首》,借咏花落之伤,抒发对国这天非的悲慨之情。

诗中悲悯地写道:“输却玉尘三万斛,天公不语对枯棋”,“北胜南强较去留,泪波直注海东头”。陈宝琛早就熟识到台湾是七省门户,计谋职位地方极为紧张。且陈宝琛的二妹、小女都远嫁台湾,国残家破,此情难抑,无以解忧。

“阿母欢娱众女狂,十年养就满庭芳。”“处处凤楼劳剪 ,声声羯鼓匆匆传觞。”在第二首感春诗中,他痛斥慈禧奢华做寿、挪用军费构筑颐和园,置国家安危于掉落臂。

情怀难放,担当依旧。陈宝琛实属晚清没落朝臣中的一枝傲梅。

在福州掉业时代,他借读书、赋诗、写字之事办起了新式教导,走起了教导救国的路线。他慷慨倾私囊,并多方筹集资金,创建福建高等师范私塾。他还遍及根基教导,兴办通俗中等教导和外国语教导,开法子、政、商、工、农等实业教导。

陈宝琛的教导理念相称开放和系统化,他分外注重师范教导,先后在他创办的两所高校中调派40论理门生去日本留学,专门进修师范教导,回来后任教。他与严复颇有友谊,在他的教导奇迹中积极执行严复倡导的中西结合的教导轨制。

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陈宝琛任福建铁路总办。他亲身到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印尼找华侨黄乃裳筹集到资金170万元,构筑漳厦铁路。陈宝琛的设法主见是要先于日本人、法国人取得铁路的敷设权,这样就有了矿权、商权且能掌握计谋要道。

“独一的灵魂,独一的军师”

1908年,光绪、慈禧去世。溥仪继位,宣统元年(1909年),张之洞举陈宝琛入京,担负礼学馆总纂大年夜臣。宣统三年(1911年),陈宝琛在毓庆宫行走,任宣统帝溥仪的师长教师,赐紫禁城骑马,以末代帝师的缘起开始了他十几年追随溥仪忠君同族儿的着末生涯。

溥仪爱好听故事,除了教《孝经》、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以外,陈宝琛远述越王勾践卧薪尝胆、近讲康乾盛世,以勉励溥仪的帝王之志。

辛亥革命溥仪退位,有人劝陈宝琛趁机脱离,他反问道:“人主年幼,我要走了,遗老乡亲将若何看我?”于是仍天天教溥仪学《四书五经》,在他的眼里,皇位掉去只是暂时的,帝王教养风仪一日弗成不学。

陈宝琛常夸溥仪:“人虽小,可是一位皇帝呢!”

嫡系军阀冯玉祥将溥仪赶出皇宫的时刻,溥仪刚18岁,少主意到陈宝琛放声大年夜哭,悲诉自己无颜再会列祖列宗。

陈宝琛慰藉:“自古以来哪有不灭亡的朝代?大年夜清非掉德而掉位,皇上也不是亡国之君。皇上博学多识年纪尚轻,将来理应成为夷易近国之总统。那时,不是可以告慰列祖列宗了?”

陈宝琛的忠心耿耿并非说说而已。夷易近国初,陈宝琛随溥仪移居天津,他一心想克复清廷,但劝溥仪不要胆大妄为。中华夷易近国每年拨给溥仪400万元,他的策略是保存国夷易近政府的这笔资金,否则统统皆成空口说。

溥仪将他称为自己的“独一的灵魂,独一的军师”。

力阻溥仪伪满称帝

夷易近国早期,陈宝琛曾说:“夷易近国不过几年,早已天怒人怨。国朝三百年深仁厚泽,民心思清,终必与人归。”陈宝琛余生不停致力于溥仪重登帝位,虽忠心可嘉,但对历史的演进存在误判,贪图毕竟不能成真。

作为最忠心的幕僚,陈宝琛虽念兹在兹克复大年夜清,但他对借助外力,分外是想借助日本人复国的郑孝胥嗤之以鼻。

九一八事项后,日本佯装立溥仪的弟弟溥伟在东三省称帝,郑孝胥和罗振玉二人趁机劝告溥仪赶快去满洲向日本人要回帝位。陈宝琛深有忧虑:“贸然从事,生怕是去时轻易回时难啊。”

但在郑孝胥等人的力劝之下,溥仪照样动心了。两个月后,陈宝琛赶往旅顺面见溥仪,老泪滂沱,谆谆吩咐:“复位以正系统”,并频频吩咐溥仪不要轻信郑孝胥的话。

后来溥仪与日本关东军的代表板垣征四郎险些闹翻了脸,不知足做伪满的“执政”,频频坚持要正位作天子。1932年溥仪满洲执政后,情不自禁。陈宝琛极端忧伤,追悔莫及,作诗曰:“本意冲天待一飞,轻身如入白登围。直成大年夜错谁实铸,掉路未远应觉非……”

1934年,溥仪由伪满执政改称天子。1935年3月,88岁的陈宝琛病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